搜索
查看: 599|回复: 0

目前出现的反民科思潮是人类文明的倒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7 19: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ps267890 于 2017-6-7 21:49 编辑


            目出现的反民科思潮是人类文明的倒退
                    作者 王万学 辽宁
目前掀起的这股反民科浪潮其实质就是否定人民群众创造历史,不仅仅是学术问题,应从政治和社会发展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伟人毛泽东早就说过,人民群众最聪明,而我们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两千多年前一个叫曹刿的军事家也说过“肉食者鄙,未能远谋”,都是对人民创造历史的肯定。 顾名思义,民科就是民间科学家,然而“家”不可用,只有那些具有某种深广专业知识的人能称为民间科学家。自主选题, 不享有科研资助,这是他们与官方科研人员的根本区别,就知识结构和科学素养而言他们丝毫不逊于官方科研人员。我们常说高手在民间,那么到底民间有没有科学家呢?答案是肯定的。专利局的职员写出相对论,说民科是无疑的,发现电磁感应定律的杂货店伙计肯定也是民科,爱迪生流浪街头捡破烂搞发明也是民科,华罗庚在家写论文是民科也无疑,袁隆平单打独斗不用说更是民科,放射性元素镭的发现完全是居里夫人的个人行为,与官方毫无关系,出版《原理》时大部份资金是哈雷资助,所以牛顿初期是民科,伽利略做了份内不该做的事,杨振宁的规范场也不是事先分配做的工作,等等即便今天所用的电视电脑初出现的时候无不是来自民间,官方只是后来才给予提高改进纵观科学史,一步一步推动科学发展的不正是民科吗?因此,否定民科就是否定科学史,势必把科学引入邪路,必须给于坚决的回击,还历史本来面目。
几乎所有杰出科学家的伟大成就都是其在民科阶段完成的,只是后来“农转非”,人类任何一项重大发明无不拓荒于民间。然而,在阴暗势力的操纵下今天却隐蔽式地不声不响地掀起了一股反民科的浪潮,难道人类忘本了吗?民科只是默默奉献人类的进步事业,向谁索取了吗?一方面享受着民科的劳动成果,另一方面却在起劲地污蔑民科,天理何在?你们把那些所谓的社会下烂三文盲和那些一知半解只知几个科学名词到处游说重大发现的科妄等统归之于民科,以此来玷污民科的盛名不觉得理亏吗?为了丑化民科不知从哪找来个混混坐客中央电视台大谈引力波,洋相百出,那个人有什么资格称为民间的学家称为民间科学家的人首先得有资格称为科学家,他有资格吗?把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随便称为民间科学家,故意让其出丑,然后对其攻击,影射真正的民间科学家同样不能成就事业,用心良苦而阴险的。精通相对论的民科多的是为啥不找来谈,偏偏把一个根本不懂相对论的人拿来胡扯引力波,不是恶作剧是啥?那些跟着起哄的看客当了利益集团的帮凶不知觉,还替他们数票子,不知道可耻吗?
科学从哪个地方开始突破及何时突破都不能事先设定,推动科学发展的历来都不是特定的个人和团体,往往是那些名不见经的人物开创历史新篇章,拯救科学于危难之中的历来都是民间的智者,而妨碍科学进步的历来都是官方豢养的有头衔的老朽。那个所谓的科学共同体与科学本身没有任何联系,科学从来不承认有这么个共同体,他们仅是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是合伙骗取国家经费的诈骗团伙,他们合伙造假,合伙吹嘘,合伙自娱,休想在他们垄断的期刊上看到任何离经叛道的原创类或批评权威的文章,他们也说创新,但他们的创新只能在他们的权威设定好的圈子里创新,稍有逾越雷池就被当作伪科学砍掉,他们要的就是那种针扎不进水泼不进的感觉。由于拒绝群众参与,也就斩断了有力的纠错机制,这个集团正逐渐走向堕落和反动。他们时刻为担心民科戳穿他们的谬误而提心吊胆,为唯恐失去了他们自娱的场所和天堂而惶惶不可终日,污蔑民科自然是其利益所然也就不足为奇了。人民政府有责任引导人民揭穿他们的丑恶,打破他们的垄断,使科学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不是被这个利益集团任意绑架,随波逐流,任其忽悠,任其欺骗,更不能推风助澜,助纣为虐。
民间的一般科学爱好者和一般的探索者也不能随便称为科学家,因为他们一般地说没有系统的专业知识,不可能站在前人肩上批判性地建立更高级的系统理论,因为没有继承就没有发展,撇开现有成功理论另起炉灶肯定是肤浅的,但其思想火花也应给予重视。也不把一般的民间艺人称为科学家,因为他们的发明一般地说不具有重大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民科的长处在于科学而非技术,科学是人们对物质世界基本运动规律的认识,是基础研究所要解决的问题。技术是手艺和工艺之类的操作问题,是生产需要所要解决的问题。与技术不同,科学不需要财富作铺垫,只需一个善于思考勤于思考的头脑即可。也不像技术进步那样立即容易被人接受,科学的发展往往需要与各种偏见和旧势力作斗争,每前进一步都有激烈的斗争,甚至几代人的斗争。真理开始时往往为少数人所掌握,科学发展的过程就是非主流战胜主流的过程,一次比一次更高级。
如果说推动技术发展的主力是官方的特定科研人员,那么推动科学发展的主力正是民间的不特定科研人员,这种情况不会因学科的高度专业化而改。有些人借助今天学科的高度专业化否定民间科学家的存在,纯属无稽之谈。国家每年培养那么多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真正专门从事科研的寥寥无几,还有那些通过自学攀登科学高峰者,这些人广泛地分散在社会实践的第一线,他们都是潜在的民间科学家,尽管经济上他们也许不占优势,但无包袱的自由思维和随意的跨学科运作则是官方专门人员所不能做到的,更不像专门人员那样需要急功近利,加之切身实践的经验因此更容易达到真理的彼岸。值得可怜的是一些高校学生也盲目地跟着起哄民科,其实他们不久就得面临加入民科的队伍,因为专门研究机关的大门对多数人来说已经堵死,要想研究和创新只能以民科的身份进行。还有一部分人似乎更可怜,那就是高校里的部分教授或讲师,他们形式上是官科但本质上却是民科,因为他们争取不到相应的科研资助,尽管他们也在搞科学研究。把本质上的民科当成官科显然是一种精神麻痹,涣散了抗争的意志,其言论也自我限制在主流范围,失去了通常民科的自由。
有些人总是爱把科学和技术捆绑在一起说事,自觉不自觉地用技术的进步来掩盖科学的萎靡和堕落。平时人们说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只能指技术,科学并非日新月异,今天的科学实际上仍然停留在几十年前,甚至出现倒退的迹象,如大爆炸宇宙学和粒子物理模型正在唯心主义的道路上狂奔,黑洞满天飞,幽灵粒子满天飞,就是测不到,距真理似乎愈来愈远了,这些都是拒绝民间闭门造车的结果。当然新的科学理论的出现是不易的,它除覆盖旧理论的成功部分外还必须解释新的实验和给出新的可验证性的预言,不可被实验验证的理论不是科学理论而属于伪科学或玄学的范畴。科学研究的专门机构必需把追求真理作为一切行为的宗旨,必须善于吸收人类一切文明成果包括来自民间的研究成果,把举荐民间的研究成果作为一项重要任务来抓,只有这样才能永葆生机,不断有新的成果输出,否则这个机构就是死水一潭。成不了千里马充当佰乐也是明智的选择,也算没有枉费国家的俸禄。如果一个研究机构长期碌碌无为,拿不出像样的成果,国家就要考虑解散之。
     雇佣文人田松为了讨好这个利益集团,大肆往民科身上泼脏水,把民科与社会闲杂混搅在一起,胡说民科就是那些试图建立某新理论体系或者推翻某种著名理论的妄想家民科的成果没有任何价值,难道试图建立某新理论体系或者推翻某种著名理论也是错的吗?难道这也你田松讽刺对象吗?按照田松的说法,杨振宁就不应该提出弱作用不守恒,爱因斯坦就不应该用广义相对替代牛顿引力,孟德尔就不应该建立遗传学,资本主义就不应该替代封建主义,社会就不应该有革命。田松说的民科不可交流是个伪命题,不过是学术观点不同吧了,哪有什么不可交流的,民科又不是外星人。田松连基本的科学常识也没有,即便是专门混饭的也不至于这样睁眼说瞎话吧。
    为了使人听信田松的谰言,田松被利益集团封为科学史学家,可这丝毫掩盖不了田松对科学史的无知和浅薄,反而暴露了其雇佣代言人的本色。此人善于移花接木,混淆概念,不知不觉把伪科学与科妄划等号,再把科妄与民科划等号,由于原创几乎都来自民科,因此实际效果就是把原创与伪科学划等号,为以反伪科学的名义打压原创铺好了道路。什么是伪科学理论呢?伪科学理论就是那些原则上不可被验证的理论,错误理论不见得是伪科学,如太阳绕地球转是错误的理论,但它不是伪科学,因为它可被观测检验。他们为了掩盖扼杀原创的罪过又常把不是原创说成原创,不是重大成果说成重大成果,不仅混淆是非冷遇或打压真正的原创而且骗取科研基金一举多得,如此偷天换日的犯罪行为今天正方兴未艾。科妄是什么?科妄就是那些根本不懂科学规律或一瓶不满半瓶晃荡只知几个科学名词到处游说做出重大发现的人,这类轻狂之徒与民间科学家风马牛不相及,扯到一起就是别有用心。这些人缺乏科学素养,如不是专门被雇来丑化民科的,那个在大街上自称民科,卖肝卖肾搞科研获诺奖的人就是一个十足的科妄,还有那个高喊把诺奖献给未婚妻的人也是十足的科妄,没有一个真正的科学家不知道诺奖是可遇不可求的。
    把水搅浑,把不是民科说成民科是他们排挤民科打压原创的惯用手段。经过长时间的污蔑和诽谤,现在一个很突出的现实就是,凡是超出基本理论的重大原创,无论对错无不打上伪科学或科妄的标记而冷落或讨伐,一个简单的判别标准就是看其是否来自民间。失败乃成功之母,把科学探索过程出现的不可避免的失败作为取笑民科的谈料,把科学探索中必需的百折不挠精神说成是民科的固执,彰显了他们本身的投机和功利主义,也注定他们经不起失败因此也就不会有失败后的成功。毫无疑问,拒绝民科就是拒绝原创,太医们永远不可能创新,喜来乐才有创新的希望。为什么他们那么痛恨超出基本理论的原创呢?因为这样的原创动摇旧理论的根基,威胁他们的权威地位和个人利益,这就是权威期刊坚决拒绝(不审即退)发表超出基本理论的重大原创的原因,当然他们是以其它托辞拒绝发表的。但是科学是全人类的进步事业,不会为了照顾某些人的利益而停止前进,向前发展是不可阻挡的。尽管如此,人民仍应警惕“宗教裁判所”的复活,它的遗老遗少是一直存在着的。反民科者都是民科,因为世上没有任何反民科的专业教程,按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业余人士岂能干专业的事?因此他们的反民科是假反原创则是货真价实。田松不负其受雇利益集团所望,确实起到了妖言惑众的作用,使全社会误认为民科就是那种搬弄是非一事无成的妄想家,不但不予支持和理解反而讽刺和挖苦。民科们都不敢承认自已是民科了,迫于社会的压力没有一个平台愿意发表民科的文章,民科们被逼得需打扮作官科模样才能发表文章,这是人类文明史上的耻辱。田松这类人是科学前进路上的绊脚石,是所有民科的公敌,是人类一切文明的公敌。

本版积分规则

©2015 www.astroview.com.cn 版权所有。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专卖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